龙腾小说网 www.ltxs.cc,美丽的儿媳妇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文枫的爱人丽蓉出差回来了。丽蓉比素云大几岁,但比文枫要小好几岁,由于业务能力出色,人又能干,现在是市药检局副局长。丽蓉年轻时也算是千里挑一的美人,看上去妩媚娇柔,即使现在,看上去也要比实际年龄小十多岁,就象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少妇。在药检局,和素云算是知心朋友,最要好的同事。

    当然,论长相,她们俩也是属于单位的头两块牌子。即使近年分到她们单位的女孩,除了看上去年轻点,其它都不能和她们俩相比。丽蓉和素云相同的爱好就是练瑜珈,所以直到现在,她们俩的身材也是一流的,绝没有普通女子的那种变形。

    文枫和丽蓉其实非常恩爱,虽然在单位丽蓉能干泼辣,但到了家中,对丈夫总是极尽温柔。但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的孩子茗颜有严重的同性恋的毛病。那都是因为夫妇俩太爱孩子,生个男孩却把他当女孩养,等长大了,什么都晚了,这是他们最大的心病。本指望给他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就能解决问题,那知道根本没用。

    出去几天后,回家免不了要和丈夫温存一番。晚上,沐浴后的丽蓉穿上性感的丝质睡袍,在身上的敏感部位喷了些香水,躺在床上,等候丈夫的到来。

    一会,文枫进来了。他轻轻把妩媚娇柔的丽蓉揽在怀里,吻了一下丽蓉的额头,温柔地对丽蓉说:“阿蓉,这两天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阿枫”丽蓉温柔地说。

    文枫吻上丽蓉湿润娇软的嘴唇,夫妻俩自是一番柔情密意。

    丽蓉的阴阜很有肉感,像个肉包子似的高高坟起,乌黑的阴毛已被淫水打湿,伏伏贴贴地粘在上面,她的阴毛很浓,把她的阴唇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紧夹一线密合的粉红肉缝。

    文枫仔细地拨开阴毛,找到那个红艳艳的小洞,它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正向外流着口水呢!

    文枫的阳jù在这迷人的景色下很快就翘了起来,瞬间已胀得铁硬。他压到丽蓉的身上,肉棒借着淫水“滋”地一声直入她的yīn道中。

    “唔!”火热而粗壮的肉棒像烧红的铁棍,杵入了她的最深处,一下子填满了她所有的空虚。

    文枫轻轻地挺动屁股,让阳jù在她的yīn道中慢慢地来回抽动,他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搓捏那饱满的乳房,一张嘴同时在丽蓉的脸上亲吻着。

    “呜呜阿枫啊”她轻轻地呻吟着,那根又粗又烫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顶入她的深处,点触她的敏感处,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乳房又仿佛似文枫手中的面粉团一样,不停地被捏圆搓扁。身上强壮的男人压得她无法动弹,她只有叉开双腿任他蹂躏了。一条白嫩的大腿从床沿上挂下,不停地颤抖。

    文枫慢条斯理地奸淫着身下美丽的妻子,他在享受着,享受那灵活的丁香小舌,享受那滑腻芬芳的肌肤,享受那温暖紧窄的yīn道,享受这一切带来的快感,文枫的阳jù异常耐久,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好好享受。

    过了一会儿,文枫抬起上半身,把丽蓉的一双粉腿最大限度地分开,由于房内灯火通明,文枫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阳jù在妻子粉红的阴户中一进一出,那源源不断的淫水被抽动的阳jù一拨一拨地带出了yīn道口,顺着股沟往下流,流到了早已水迹斑斑的毛巾上去了(丽蓉和丈夫作爱时总是准备一条宽大的白色毛巾,那象柔佳那样没有经验,而柔佳总是看到婆婆经常洗那白色毛巾,也不知道那毛巾是干什么的)。原本雪白的乳房被他捏得通红通红,乳头突起,硬硬的一颗如同花生米。

    丽蓉此时双颊生霞,香汗淋漓,殷红的小嘴娇艳欲滴,丽蓉已成了一个欲焰高涨、春潮泛滥的美娇娘!

    文枫看着她这副诱人的模样,很是受用,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抽chā的速度。

    “唔呜噢噢噢”销魂的感觉从文枫的内心深处发出,通过她的小嘴和秀鼻发出了声音。

    她疯狂地扭动腰肢,迎合着文枫强而有力的撞击。

    文枫抱着丽蓉的双腿,满是胡渣的粗脸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磨蹭,屁股快速地前后运动,狠狠地抽chā着身下的美娇娘,他的小腹与她的屁股碰撞时发出了富有肉感的“啪啪”声。

    他的特号粗长的阳jù在她那如洪水泛滥般的yīn道中进出,每一次的进入必定钻入她最深的地方,那深藏着她最强的快感。

    文枫的特号粗长阳jù尽量的侵入她的体内,碰撞她花心最深处的一团软肉。

    忽然,他感到她的yīn道强力地收缩起来,一股热流从她的深处涌出,包裹着他的肉棒。

    他看到了丽蓉紧咬着下唇,美目紧闭,秀眉紧锁,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颤抖。

    她高潮了,

    文枫又抽动了几十下,才从她的阴户中退了出来。丽蓉白嫩的双腿无力地分叉着,白色的液体从她的被蹂躏过的肉缝间地流出。她全身酥软,瘫在床上,只有胸膛在不停地起伏,惹得那对饱满的乳房颤悠悠地抖动。

    文枫侧身把娇柔的妻子抱在怀里,轻轻抚爱,夫妻俩说起了悄悄话。

    “阿蓉,你最近怎么老是出差?单位里特别忙?。”

    “还不是为了给你和柔佳创造更多的机会!。”

    “什么意思?我对柔佳可什么也没做!。”

    “哼,连这样的谎话都好意思说,最近在家里你老是和柔佳眉来眼去,眉目传情,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

    “你们俩也太不小心了,沙发上,书房里,还有浴室里,那么多的痕迹,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当我还是小女孩,什么也不知道?你也真是的,只知道当时快乐,事后也不让柔佳仔细清理干净。”

    “对不起,阿蓉,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我也是看柔佳一个人独守空房,看他怪可怜的,所以对你们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给你们俩创造机会,你可要知道我的好!。”

    “老婆,我的好老婆,下辈子一定再做你的奴隶!。”

    “扑哧”妩媚娇柔的丽蓉一阵娇笑。文枫则再次紧紧的把丽蓉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和你说件正经事,既然我们的儿子已经那样了,我们家也不能断了后代,你呢继续努力努力,让柔佳怀孕,这样我们家也就有了第二代。这种事情只要我们不说,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文枫听到这话,没想到丽蓉如此豁达大度,换了别人,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天天不得安宁。

    “老婆,文枫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谢什么呀?我们是夫妻。如果你愿意,就是现在把柔佳抱过来”努力努力“我也不会反对,省得以后你们俩在我面前偷偷摸摸。”

    “真的?柔佳不知道愿不愿意?”

    “傻样,还在我面前装。柔佳强得过你吗?去吧,再等一会柔佳可能睡着了”柔佳躺在床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唉”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扭头看了一样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十点了。

    “为什么总是睡不着呢?”女孩儿翻了个身。

    “现在婆婆正在被公公疼爱吧?公公文枫,你是不是也在想我?啊”她在被窝儿中的右手慢慢探进了自己的双腿间,隔着睡裤压在了小穴的部位

    “公公

    文枫嗯”柔佳的手活动的越来越快,被子已经被踢开了,床单儿也因为娇躯的扭动而变得皱折不平。

    柔佳不断的翻着身,盖上被子热,踢开被子冷,真是难受死了,她坐起身来,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里面没带乳罩,胸前两团鼓鼓的软肉微微颤动了几下儿“啊公公它们在发胀呢”

    女孩儿脱掉了衣服,躺倒在床上,四根手指捏住了一对儿怯生生的奶尖儿“啊”她完全没注意到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儿,正有一双色眼眨都不眨的注视着自己。

    柔佳的左手又不由自主的探向了腿间,看来身体里的这团火不灭,是不可能睡着的了。忽然,女孩儿觉得有一双热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儿里,揉捏着自己的一双脚丫儿,她吓了一跳,睁眼一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站在床尾,那个让她正在思念的爱人“公公!婆婆在家里,你怎么能过来?”

    “小宝贝儿,这么能忍啊?”文枫抓住了美人的脚踝,一脸柔情的把她往自己身前拉。柔佳一下儿跪了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腰身,把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公公大哥哥

    柔佳想你”见不到他的时候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但现在他就在面前,也顾不得婆婆就在家里。

    文枫用左臂搂着女孩儿,右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吻着她薄厚适中的香唇,右手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脯上,托了托球形的乳房“它们在发胀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

    “呀!”柔佳羞叫了一声“你你怎么知”

    “哈哈哈。”文枫弯下腰,一把抄住了绝色清丽女孩儿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去去哪儿啊?”

    “去见你妈妈啊。”

    “什么?”柔佳一时没明白文枫在说什么。“你是我儿媳妇,你婆婆也是你妈妈啊,对不对啊?”

    “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