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龙腾小说网 www.ltxs.cc,爱无禁忌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义大利米兰

    “啊好热!”俊美挺逸的东方男人一手用食指勾开衣襟,不介意露出一点带着诱惑的锁骨供路人偷觑,一手悠哉游哉地搧风,嘴里不时喊热,夸张的表情活像遇上热浪,整个人快烧起来似的。

    的确,八月份的米兰正值夏季;但地中海型的气候并未让米兰的炎夏带来任何潮湿,二十八、九度的气温加上干燥的气候,并不至于让人难受;相较于台湾湿热的闷夏,米兰实在是舒适多了。

    可见男人的言行实在夸张,而他一边说话一边搧风时,眼角的余光不时往身后西装笔挺的男人瞄去,后者正专心地与一名棕发碧眼的女子对话,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动作,更别提他这么做的用意。

    “米兰的天气真热啊!”方谨故意拉长音,瞄瞄身后,还是没反应。

    他再接再厉的说:“今天天气真是热。”

    “闭嘴。”西装方谨旋身发出一句中文低喝,立刻转回去,继续以流利的义大利语和对方交涉。

    被嫌吵的男人不甘心地闭嘴,目光四处游走,不时有过往的当地人留步看他;毕竟,东方人——还是一个身高不亚于外国人、长相俊美的男人——在米兰并不多见。

    尤其,这样的俊美男子逢人就亮出一口白牙,出色的外貌加上迷死人不借命的阳光笑脸,怎不让人驻足欣赏?

    他身边西装笔挺的东方男人虽然没有俊美的外表,但丝毫不逊色,斯文的相貌给人一种内敛的气质、从容优雅的举止,在在展现出东方人特有的神秘魅力而不自知。

    相较之下,俊美的东方男人显得轻佻、少不更事。

    “grazie。”西装男子最后向对方道声谢,两人握手之后,棕发女子转进大楼,一会儿便不见身影。

    “方谨,你不要忘记自己答应过我什么。”西装男子——“创草设计”的执行长严启骅,回头冷眼斜睨略高自己一、两公分的年轻男人。

    “领带打那度紧,还穿着西装外套,你不热啊?”

    严启骅拒绝接受方谨顾左右而言它的回应“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方谨?”

    “不准烦你、不准打扰你工作、不准违背你的意思,我都记得。”方谨双手一摊,赖皮道:“可是你没有不准我喊热啊,我是真的觉得热,你看,我额头都是汗。”他俯身,指出滴滴汗水以兹佐证“我没骗你对吧?”

    “你可以随便找一家咖啡馆进去等我,我不会扣你薪水。”

    “别开玩笑了!别跟我说你没发现刚才那女人用什么眼神看你?活像想把你闷死在她三十八c的胸脯里一样,留你一个人在这儿正好趁了她的心,我会这么笨吗?啧,想动我方谨的人,门都没有!”

    他的人?严启骅皱眉,冷冷地丢出两个字:“白痴。”然后转身走人。

    没有意外,身后立刻响起追上来的脚步声。

    方谨,现年二十五岁,在台湾是一家不出名的征信社老板兼伙计,要不是严启骅的对手——“秋原服饰”的董事长,也就是他的前妻何芊秀——雇用方谨监视他,他也不会知这世上有这么一号无赖,无耻至极的男人,更不会有那么荒谬的遭遇。

    什么样的男人能在强暴另一个男人之后,还登堂入室,大摇大摆地拿道件事威胁对方雇他当保镖?

    除了方谨,严启骅想不出还有谁能坏事一件接着一件做,完全没有自省能力,甚至还沾沾自喜地扬言他是他的人,真是——

    去他的,他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人?

    方谨加大步伐追上,边走边在严启骅的耳畔说:“嘿,奖励奖励我吧,大老远陪你到米兰来,这几天也乖乖配合你东奔西跑,总要给点奖品吧?”

    “我会请少白帮你加薪。”

    “与其请陈董多给我几张不切实际的钞票,我倒宁可你今晚把自己打上蝴蝶结,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等”

    啪!清脆一响“五爪金龙”立刻熨上方谨的脸,速度之快,让方谨连躲的时间都没有。

    “以你甩耳光的身手来看,实在不像是已经三十七岁的人。”方谨及时抓住严启骅欲抽回的手,扳开手指头,在他的掌心低头深深一吻,还不忘轻舔几下“你的耳光很有力道,我喜欢。”

    “方谨。”严启骅的声音更冷了“搞清楚自己站的地方!”

    “米兰某条街上啊,难道你不知道?”不好了,严启骅开始有老人痴呆症的征兆了,有点小糟糕喔“不知道没关系,有我在,以后就算你迷路,我也会找到你的。”方谨说话的同时,狼臂一伸,欲搭严启骅的肩。

    可惜,严启骅没多大的兴致理他,往左跨一步,躲开差点成功的狼爪。

    扑了空的方谨一脸哀怨“真冷淡。”

    严启骅理也不理他,点燃烟抽了一口,却立刻被抢走,换到另一张嘴上叼着。

    “间接接吻。”方谨吐出白雾,皮皮笑说:“瞧!为了你,我也可以走纯情路线,有没有觉得很感动?”

    “你闭嘴。”不自觉地,严启骅加快足下的步伐。

    方谨紧跟在后“你认为一个健康正常的男人对于禁欲这种事能忍耐多久,启骅?”

    “够了。”

    “尤其我还年轻,离上次已经隔了十六天又四个小时二十分钟,算是很能忍了吧,亲爱的?”

    “你给我闭嘴。”这家伙是牛皮糖吗?怎么甩也甩不掉?

    在同业一向被视为冷静沉着最佳代言人的严启骅,此时此刻,心火直冒九重天,很难再冷静。

    遇上方谨,连倡导“神爱世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