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龙腾小说网 www.ltxs.cc,余长乐孟久安八零军婚大院飞来金凤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翻译诧异了一瞬,连忙摆头:

    “她是我老板,给我拿钱的那种,卖不了!”

    开玩笑,他这个翻译工作可是在派出所备了案的,余长乐要是出了事,公安第一个就要找他。

    亲戚撇了撇嘴,就这女人的小身板,一看就受不了多大力,要不是看她皮肤白,有点稀罕,他才不出二十这么高的价呢!

    像阮文阿捡的那个劳动力,又高又壮,可惜是个瞎子,才卖了十块钱,干活也不输正常人。

    亲戚没再多说什么,可翻译心里顿时不安起来。

    南南村是上南镇最偏远最落后的一个村落,文明法治都还没普及到位,别真出什么事才是糟糕了!

    趁亲戚走到前面,翻译悄声对余长乐说道:

    “余小姐,你抓紧时间看,看完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村,这个村的村民很野蛮,我担心待的时间长了会出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南南村是她的最后一个希望,余长乐一踏进这个村落,心脏就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她虽然听不懂村里人说话的语言,可她读得懂他们看她的眼神,那是一种赤裸裸打量物品的眼神,像在估摸着她能值几只鸡,或者几斤粮食。

    余长乐明白翻译的意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能感受到这个村的村民没多少善意,那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安全。

    可她却莫名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从没有比此刻的感觉更甚,这个村落的空气中似乎存在着孟久安的气息,她从未像此刻这么接近过希望。

    “他刚才问你什么?”

    余长乐分明看到翻译亲戚和他说话时,眼睛若有似无地瞟了她一下。

    翻译表情有些尴尬,迟疑着答道:

    “他......他以为是我把你带到村里来卖的......问我二十块钱卖不卖,不过余小姐你放心,我已经严词拒绝他了,但我们还是尽快走更安全一些。”

    余长乐听了脸上不见惊慌之色,反而眼睛一亮:

    “他会这么问你,那说明他们村子里肯定有买卖过人口!你一会儿再主动和他谈谈价格,再自然地问其他卖到村里来的人是什么价,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翻译是真心觉得这个姑娘胆子大,听说有人想买她,一点不害怕不说,还敢以身做饵,顺藤摸瓜。

    可想到事成之后她答应给自己的一大笔钱,翻译也鼓起勇气应承了下来。

    他几步追上自家亲戚,故作纠结地问道:

    “你要是真心要,就加个价,只要比我拿的钱多,人就留给你了。”

    那亲戚本来已经打算软的不行来硬的,进了屋就由不得这两人说不了,可翻译现在又说了这话,明显事情还不用闹到那个地步,怎么说也是自家远房亲戚,说不定以后还能给自己带些“好货”来呢,毕竟这个细皮嫩肉的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不行了。

    “最多加你两块钱,这女人胳膊、腿儿都这么细,除了能在床上用用,啥活儿也干不了,别人家的劳动力都才买成十块钱,我花二十二买她都亏了。”

    翻译一听有门儿,连忙假意讨价还价道:

    “咋可能一个劳动力才卖十块钱,最少嘛,也要卖个三十块钱嘛!”

    那亲戚见他不信,指着最远处一个院子说道:

    “阮阿庆前几个月刚从阮文阿手里买了人,就买成十块钱,你不信自己去看!”

    余长乐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只看见那亲戚朝远处的破草屋指了一指,太阳正好在他手指的那个方向,刺眼的阳光晃着人眼睛,一时也看不清那破草屋有什么特别。

    翻译故作惊讶道:

    “这么远的路带人进山就卖十块钱?那也太不划算咯!”

    他亲戚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

    “那是阮文阿在法卡瀑布上游捡的,还是个瞎子,能卖出去都不错了,也没花他啥力气,白捡十块钱还想怎么样?”

    翻译的心怦怦直跳,他强忍着激动用手在身后给余长乐比了个手势,又继续拉扯道:

    “你都说是个瞎子了,能和我这个白皮肤女人比么?这样,你给三十,也不枉我这么远的路跑一趟。”818小说

    亲戚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嘴角却翘了起来:

    “行,那你们俩跟我进屋,我把钱拿给你,你把人留下。”

    十分钟后。

    翻译一脸惊魂未定地跟着余长乐走出茅草屋,左顾右盼之后把门带上,颤着声音说道:

    “余小姐,他说那个瞎子就在那边那个破草屋里干活。”m.

    他心中一阵庆幸,自己一路上没有对余小姐动过歪心思,否则自家亲戚的现状就是自己的下场。

    余长乐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如擂鼓般急促,她握紧了拳头,指尖刺痛着手掌,令自己保持着最后一份冷静。

    她一步步走过去,几千里的距离,跨越山河湖海她都过来了,眼前短短不到百米的距离,竟像是走了许久都走不到。

    那是一处低矮的破草屋,茅草搭的棚子像是给牲口住的地方,棚子围起来的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石磨,寒冷的气温下一个光着膀子的健壮身影正沉默地用肩膀拖着沉重的石磨,一圈圈无声地转动。

    夕阳的余晖照在那个她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身影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辉,汗水一滴滴划过他伤痕累累的小麦色肌肤,就像盐渍落在了眼里让余长乐眼里瞬间沁出了泪花。

    她甚至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生怕这其实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一不小心就会破灭,那个她期盼了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的身影也会随之再度消失。

    双目失明的孟久安察觉到有人靠近,一开始还以为是每天给自己扔杂粮馍馍的那个人,可他竖起耳朵听了听脚步声,分明不是同一个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